主页 > 电子商务 >

任志强:你还生吗?-墙外楼

  “ 放开二胎”已经成为这两天媒体和网络中的热门话题。狂欢的节奏远远超过”小康“的步伐。也许小康是整个社会的一个最低标准的提升,重在消除贫困。但放开二胎则关系着每一个家庭。

  最初国家提出“只生一个好”,并未执行只能生一个的号召时,我的母亲—“一个坚定的马列主义老太太”就严格的要求我们兄妹四人都必须只能生一个。坚决的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带头做好表率。

  当严格的计生政策变成国策时,一票否决权则让每个企业管理者都成了没有人情的冷漠机器。我也同样必须为了企业的生存守住这条底线。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一、用自己的工资,在国家发给的独生子女五元钱补贴之外,每年春节给每个员工的独生子女补发100元。这一做法从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一直坚持到现在。那时工资标准低,100元是个很大数字。今天也许只是个心意了。

  二、我不想给任何一个违反计生政策的员工处分,只要求他或她们在要生第二个娃时,从企业辞职离开。不要给企业和其它的员工带来“一票否决”的负面影响。许多员工都理解我的做法。也因此许多优秀的员工不得不抱歉的告诉我,他或她要辞职了。

  当放开双独二胎时,公司的几个年轻人,刚刚结束产假没多久,就又鼓起了肚子。我默默地为她们助福。也願意为她们多付100元。

  从我的内心中,一直认为生育是人的基本权利。生多生少是一个家庭的自由选择,不应被任何人约束和改变。政府或国家都不应用暴力限制人的生育权利。

  当一个国家无法从经济上解决或保障更多人口的温饱问题时,就动用国家机器—用名义的法律—实际的行政暴力,限制国民的生育能力,剥夺生育选择的权利,这无论如何都不是一个良策。

  独生政策的危害绝不仅仅是现在用数字计算可以证明的人口结构变化的问题。表面看是整体人口老龄化、劳动力减少,失独家庭增加,并因此带来许多社会与经济发展的矛盾。但深层次的则还有许多人文、道德和伦理的缺陷。这也许是比人口结构更长远的影响社会发展的问题。

  如:大多数独生的孩子缺少社会交往的能力,许多还娇生惯养。很多缺少自主的责任感,更大多数缺少独立生存的能力。甚至连洗衣、缝衣,做饭、洗碗,都没动过手。这大约都来自于独生政策的恩赐。而这影响的绝不是一代人啊!

  一个多子的家族中,孩子在儿时就知道关怀和照顾兄弟姐妹,知道自己身上的责任,知道自己在家庭中的位置。当然也知道家庭的重要和父母的恩爱。

  但独生却让孩子失去了体验群体生活的机会和乐趣。也让孩子成了爷爷奶奶与父亲母亲相互争宠的玩偶。也没有了独立生活实践的机会。富裕的家庭连孩子参与家务活动的权利都被剝夺了。更不要说从小就学会承担责任和珍惜恩爱了。

  好的人文与道德培养没有了,反倒是许多本不该有的自私,成了孩子的权力。如:许多年轻人轻易的为了爱情中的一点不顺利,就会抛弃家庭的爱而自杀或干出杀人的愚蠢犯罪。有的因走入社会中的一些挫折而无法应对和自拔,宁愿放弃家庭和生命,或走上邪路。

  更有许多自认成为了家庭财富的唯一继承人而不再愿意去努力奋斗。也有些依赖于父母的权力或金钱而横行乡里,干出许多让社会充满憎恨的事。甚至连有一些孩子在比拼父母的同时,反对父母再生二胎,死也要保住独生的地位。一个国家暴力赐给孩子的特殊地位。

  许多人都在用批判的眼光看待历史上的皇帝,有着三宫六院七十二偏妃。每天要靠翻牌寻乐。其实生子是皇帝的一份责任。多子并竞争才能选出一位有能力、有爱心的皇子,以继承祖业。独子常常难有明君。几乎历代都是如此。清未大约也因此而被后宫掌权,最终灭亡。

  当中国没有私有财产时,这也许无所谓。但当中国有了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有了私营企业的发展之后,就面临着如何建立家族企业的问题。有了如何让家族企业传承并成为百年老店的问题。

  但独生让百年老店成了一个无法实现的梦想。一些家庭只有女孩子,但她们也必须承担父业的责任。一些家庭虽然生的是男孩,但却许多并沒有能力管理与继承父业。也有许多不对父业的行业或业务感兴趣,不愿参与其中。还有些宁愿自立家门。

  虽然没有独生政策,许多家庭也会选择独生。但自由生的权利却会成为独生子,没有独享的地位和绝对的权利。这会成为逼迫独子努力的悬在空中的刀。无形中给了他一种压力,让他会珍惜一切。而非家庭自愿选择的国家暴力的独生政策,从儿时给独子产生的影响则恰恰相反了。

  中国现在所面临的未来挑战,恰恰是如何在中国建立更多的家庭企业和传承家族企业的问题。

  为什么大量中产或超中产的家庭会移民他国。有许多借移民而躲避独生政策的约束,或将子生于他国。正是因为要多子,以实现家族企业可以生存和壮大的发展之梦。

  更不要说独生政策伤害了多少家庭,多少颗善良的心。也对社会和人的成长带来了多少伤害和损失了。再加上实施这种暴力行为时的违法犯罪和贪污腐败,让独生政策成为了一个几乎全国人民都敢怒而不敢言的恶政。

  人性生育的选择权利是社会发展进步的必要条件。用国家权力的暴力限制或剝夺了人性的基本权利,必然带来许多社会的弊病。并且是无法用一个纠错能挽回的时间周期。也无法改变人的生理功能。

  上世纪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的人大多都在改革开放中是最大的受益者。他们进入了生活较为安定的阶段。有的享有福利分房,有的进入了中产层次。他们是最有经济的可能和意愿拥有更多子女的家庭,但他们都已经或正在进入无法生育的年龄。二胎的放开对这些人基本失去了意义。许多失独家庭都面临这种无解的困境。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家庭则面临着巨大的生活压力。许多是双独。虽然先已获得了再生的权力,却未见预期的多生。虽然这次放开了二胎的限制,但能否改变生育率的下降,仍是未知数。

  原有的国家暴力为保证独生的目标,大多釆取了强制性的手术方式,绝了再生的后路。这也给放开设置了障碍。

  我欢迎和支持放开二胎的政策。但更希望彻底取消计生的所有限制。放弃国家暴力对人性的限制。把强制剝夺的生育权利还给还有机会生育的家庭。这样也许有利于促进社会和谐和发展。

  以经济发展而非以尊重人性和人权而设计的任何政策都不会对社会发展和人类的生存有什么好处。历史和时间会记录和证明这一切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10月30日,财新网等中国媒体报道了前天,万达董事长王健林在美国麻省剑桥的“哈佛公开课”上,公开证实习近平姐姐和姐夫的公司曾入股万达,单在上市前退股的消息。这一报道刊发后不久就很快被删除,墙内网站上相关的转载也被删除一空。

  10月31日,万达集团在官方网站以下属“企业文化中心”的名义全文刊发了“王健林哈佛公开课演讲实录”,全文八千多字,还附上了50多分钟的现场视频。有趣的是,万达的编辑并未对略有敏感的高官亲属曾入股万达的段落做出删节。

  据万达公布的讲话实录,当时,主持人、哈佛商学院教授Willy C. Shih向王健林提问,“我看过一篇《纽约时报》的报道,是去年4月28日发表的,说万达之所以发展快,关键是有背景,包括习近平等领导的亲属都是你们万达上市公司股东,请问是否确有此事?”

  王健林解释说,“万达没有背景,万达的快速发展主要靠自己的核心竞争能力。”

  他说,“我来说说事情的真相,2009年7、8月, 万达集团旗下的万达商业地产为了解决资金问题,搞了一轮股权私募,委托中国最大的银河证券和中金证券两家券商替我们寻找投资人,前前后后谈了七、八十家公 司,最后有十几家公司入股,其中就包括习主席的姐夫邓先生的秦川大地公司,他和建银国际、中国泛海、巨人集团等十几家公司同样价格进来,所以购买价格是市场化的。”

  “2009年入股后,由于中国政府政策限制的原因,万达商业地产公司迟迟没有上市,一直到2014年12月份才在香港挂牌上市。就在上市前两个月,邓先生把他的股份以比较低的价格转让了,其实他是牺牲了巨大利益。正常价格购买、又是正常公开上市,能够获得巨大 利益而放弃,我想他应该是受到了某种影响或者压力,这件事恰恰证明了不是腐败,恰恰证明了习总书记治国严,治家更严的风格。”

  除了万达集团官方网站外,今天(11月1日)万达的官方微信公号也转发了这一文章,并被数个地产行业公号转载,但截止北京时间下午2点,这些文章都已被删除。

  除了在官网和微信公号转发这一实录外,万达公关还正式向各家媒体发布了这一“文字实录”, 有许多媒体都收到了通稿,新浪、搜狐作了转载,目前已被删除。

  一位在财经媒体工作的同行介绍,“万达公关把这个讲话四处发,最起码有四五个负责不同区域的万达公关把这个发给我们这边不同口的记者,连台湾记者站都收到了。”

  微博上,许多媒体人对此事的诡异的传播诡异深感疑惑,一位媒体人说“这么敏感的事情,王健林不至于跑到美国去张嘴就来,就算一时失言,为何事后公关还力推。”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懶得作文,整理微信。也許還有後續。

  【一】放開二孩,生三孩違法,可知此舉不是返還生育權,而是繼續制造與榨取人口紅利。人依舊是計劃政治之下的工具。

  【二】計劃經濟只是表象,計劃政治才是實質。計劃政治的特色之一即計劃生育。人被當作生殖機器,幾時少生,幾時多生,幾時限制生育,幾時鼓勵生育,甚至被強迫生育,皆取決于政治需要。人不是政治的動物,而是政治的産物。

  【三】政府損失了部分社會撫養費,卻轉嫁了部分養老責任。善于與民爭利的政府,從不做虧本生意。

  【四】2012年,我曾談及四點政治預期,如今前兩點已經實現:廢除勞教、架空計生。請注意,我的措辭是“架空”,而非“廢除”。有些樂觀者認爲,放開二孩之後,下一步就是廢除計生。然而這一步將極其漫長。因爲計生的立意,不僅是控制生育權與人口,更在于控制人身。這是計劃政治的標配,恐怕要與整個政治體制共存亡。說到底,廢除勞教,替代品好找,廢除計生,替代品難尋。

  (注:2012年底,一幫闊人宣揚新政,我表示對未來五年,只有四點預期:廢除勞教、架空計生、戶籍改革與教育平權。其余如司法獨立、官員財産公示等,都是奢談。)

  【五】放開二孩自然有其意義,不可否認,卻也不必高估。我能接受段子手的狂歡,卻無法認同“曆史之變、命運之變”式的歡呼。只要人被視爲生殖機器,那麽這個國家就是一個養殖場。養殖場中,生育指標的發放與落實,可以改變夥食,難以改變命運。

  【六】“生于政策,死于政策”。計劃生育,害苦了一代人,害死了一代人。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中国从11月1日起正式实施新修订的刑法,其中一项涉及官方所指的网络媒介 “造谣”,网民今后在微信、微博等社交平台或论坛发放或转发“假讯息”都可能因触犯刑法而被起诉,最高可判7年徒刑。有人担心有关法律可能会变成维稳工 具,沦为箝制言论和打压维权的手段。也有人质疑官媒或地方政府造谣是否触犯刑法,能否做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从星期天开始实施的新的《刑法修正案(九)》,对原刑法做出了重大修改,除减少9个死刑罪名、废除“嫖宿幼女罪”等规定外,增加了造谣、替考、医闹、袭 警、虐待、扰乱法庭、私藏禁书等9种行为入罪的规定,其中第291条第2款规定:编造虚假的险情、疫情、灾情、警情,在网络及其他媒体上传播;或明知是虚 假信息,故意在网络或其他媒体上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判3年以下有期徒刑;造成严重后果的,判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

  对于这项针对网络言论的法规,有网民担心,如果该法规被有关当局滥用,或造成“文字狱”,建议“各位看官管好自己的嘴,请用眼神交流”。还有网民表示,“假消息不可怕,就怕明明说的是实话,而有关部门给你扣个罪名”。

  湖南维权人士欧彪峰星期天对美国之音表示,网络上确实存在许多谣言,但这正是缺少言论自由、言路不畅和缺乏新闻自由的后果。他担心,这项新法规会被当局用来,以法律的名义针对维权和异见人士,以及对时政发表意见的批评人士。

  他说:“它的目的就是对维权人士、异议人士打压。当局容不下各种批评的声音,但是维权人士、民间他们要发出自己的声音,当局不允许这种声音存在,它 就必须要通过一个方式。这是对言论自由的进一步的打压,它通过立法,以法律的名义,对言论自由箝制,让民间的话造成这种恐惧。”

  网名“秀才江湖”的维权人士吴斌质疑说,是否算虚假信息谁来决定,标准是什么?如何界定网友是明知道是虚假信息而故意传播,而不是误发错转,甚至上当受骗。

  他说:“标准是他们自己定的,他们操作是很灵活性的。如果像抓你的话,就可以说你明知,传播。像我们这些异议人士、批评政府的人,他们会千方百计地往上面套。”

  有一些网友表示,很多地方政府瞒报、缩小事故或灾难的伤亡人数,官方通报中虚假的险情、疫情、灾情、警情屡见不鲜,这些算不算编造虚假的灾情?今年4月尼泊尔大地震时,新华网等官媒说只要是中凤凰彩票网站国护照,就可以免费登机回国,结果证明是谎言,这是否算编造虚假的险情。

  经常在网络上发表评论的吴斌表示,政府制定新法,民众没有办法,但是民众应当能够要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政府必须以身作则。如果政府自己做不到,怎么能要求民众。

  他说:“官方造谣是堂而皇之,大行其道,而且从来不受惩罚。应该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要以身作则。官方造谣也要一视同仁,也要打击。”

  吴斌表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另一方面是,那些天天为政府洗地的五毛,为了美化当局,经常是谎话连篇。他相信,制定和实施这条法律的人不会去惩罚五毛,即便他们造谣。

  他说:“那些五毛就经常造谣。为了美化,他们会编造一些谣言,而他们用的谣言是官方批准的。为了赞美官方,为了显示稳定造的谣。所以,他们官方不会打压,不会抓起来的。”

  中国媒体报道,有专家表示,现在微信、微博、论坛上的信息量相当大,如果为了赚取关注度或点击量,故意别有用心地编造发布虚假信息,以往可能最多是 治安处罚,行政拘留几天,但根据新刑法,这种行为就可能构成犯罪,其中造成严重后果的,要坐7年牢。此外,对信息不加甄别、不加思考就盲目转发的网民同样 可能触犯这一规定。

  今年7月中港股市灾难,有网民在微博声称看见股民在北京金融街跳楼,被指造谣遭北京警方行政拘留5天。8月天津仓库大爆炸,当局起初对死伤人数守口 如瓶,当地两位网民在微博转发“1,300人死亡”或“方圆1公里无任何生命迹象,普通群众480多人死亡”,被指散播虚假讯息、扰乱社会公共秩序,被行 政拘留5天及10天。

  还有媒体表示,目前微信朋友圈里假消息泛滥,简直成了谣言集散地。不少人觉得,朋友圈的受众只限于朋友圈,没有“外人”,不是对外传播,但网络的开 放性往往造成反常信息传播特别迅猛。实际上,一直以来,朋友圈假消息满天飞屡屡引发讨论,有专家呼吁这种扰乱社会秩序的凤凰彩票官网行为应该被追责。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