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经济 >

姜超:当地产下滑遭遇环保限产 —— 10月经济数据点评-墙外楼

  统计局已经公布了10月份的所有经济数据,目前经济走势如何?

  1. 生产需求回落,经济再度走弱

  无论是从生产还是需求看,10月经济都较9月回落。

  工业生产明显降温。一是工业生产,这是观察中国经济最重要的指标。一方面,中国经济核算采用生产法,另一方面,历史数据表明,工业决定中国经济走势。而10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回落至6.2%,离8月6.0%的年内低点已一步之遥。而与此相印证的是,10月发电量增速、各主要工业品产量增速也都纷纷下滑。这表明,工业生产已明显降温。

  三大需求有平有降。二是三驾马车,即需求端拉动中国经济的三大驱动力——代表外需的出口,以及代表内需的投资和消费。从月初海关总署发布的出口数据看,10月出口增速小幅回落。而今天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10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当月同比增速5.8%,较9月持平,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10.0%,较9月明显回落。

  一言以蔽之,10月需求、生产双双走弱。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10月经济数据的全面下滑?经济分析离不开需求和供给的框架,以下我们从这两方面来进行分析。

  2. 居民举债减速,地产凛冬将至

  从需求端看,地产是本轮经济下滑的主因。居民举债减速导致地产销售持续转弱,这不仅令地产投资拐头向下,也令地产相关消费大幅下滑。而地产投资走弱是下半年以来投资下台阶的主因,地产相关消费以及汽车消费的下滑,则是消费回落的主因。当前利率仍在上升,这意味着地产销售的回落仍将持续,其对投资和消费的影响也才刚刚开始,未来仍将拖累总需求继续下滑。

  是什么导致需求的走弱?萧条的唯一原因就是繁荣,而本轮经济繁荣主要源于需求端地产、汽车、基建三管齐下,其中地产是拉动需求的主力。因此我们首先来看需求,对投资和消费进行拆分。

  2.1 地产投资拐头向下

  投资增速低位持平。先看投资,10月份,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当月同比增速5.8%,较9月基本持平。三大类投资中,制造业投资仍处低位;基建投资小幅反弹,是投资的中流砥柱;而房地产投资拐头向下,增速更是降至5.4%的年内次低点,成为主要拖累。

  制造业投资低位徘徊。10月制造业投资增速略反弹至3.3%,仍处低位。虽然受工业品涨价影响,上半年制造业投资增速回升至5.5%。但上游价格挤压下游投资需求,而以钢铁、煤炭等传统行业为代表的制造业仍受制于杠杆率高企,也不具备大幅举债投资的空间,这导致市场期待的设备投资周期并未启动。不仅制造业上市公司投资净现金流增速仍在震荡下行,其在建工程也依然是负增长。因而,下半年以来制造业投资明显减速,3季度增速下台阶至2.2%,10月虽略有反弹,但依然偏低。

  基建高增料难持续。10月基建投资同比增速小幅反弹至15.6%,成为投资的中流砥柱。但下半年以来,作为基建融资的主要来源之一,财政支出增速却持续下滑,并在10月大跌转负,而前10月固定资产投资到位资金同比仅增长3.6%,融资来源受限意味着10月基建投资高增应与去年同期基数较低有关,料难持续。

  10月房地产投资同比增速大幅下滑至5.4%。今年以来,地产投资增速下台阶,从1季度9.1%降至3季度7.4%。历史经验表明,地产销售一般领先地产投资2-3个季度,地产销量增速在1季度冲高后,2、3季度持续下滑,并在9月转负、10月跌幅扩大,这意味着今年4季度和明年1季度地产投资增速仍将趋势性下行。

  2.2 可选消费全面下滑

  消费增速再创新低。再来看消费,也不容乐观。10月社消零售名义、实际、限额以上零售同比增速分别为10.0%、8.6%和7.2%,均较9月下滑,并创下3月以来新低。

  具体看,必需消费品略有回暖。占比最高的粮油食品饮料烟酒类、服装鞋帽针纺织品类零售增速分别回升至9.6%和8.0%,而日用品类零售增速也基本持平。

  但可选消费全面下滑。其中,占比最高的汽车类、石油及制品类零售增速分别下滑至6.9%和8.2%。而地产相关的家电音像类、家具类、建材类零售增速分别下滑至5.4%、10.0%和6.1%。今年以来,购车优惠力度减半,前期政策刺激对需求的透支效应开始显现,汽车类零售增速也从去年的10%降至今年的6%左右。而地产相关消费增速的下滑则与前期地产销量增速拐头向下有关。

  2.3 地产销售降幅扩大

  地产销售降幅扩大。从前面的分析不难看出,地产销售下滑既带动地产投资下滑,也令地产相关消费见顶回落,因而是投资、消费下滑的罪魁祸首。而从最新的数据看,地产销售仍在下滑。10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跌幅扩大至-6.0%,并创下15年3月以来新低。受地产销售持续走弱影响,10月土地购置面积增速在去年同期基数较低的背景下仍然下滑,新开工面积增速则是由正转负,而这也意味着未来地产投资依然承压。

  地产销售缘何大跌,未来走向何方?可以从居民杠杆率和房贷利率两个方面来看:

  加不起的居民杠杆。本轮地产销售起伏,与居民杠杆升降有关。居民加杠杆带动了15年以来的地产繁荣。在去年新增的12.7万亿的银行表内贷款中,有45%是居民中长期贷款。如果算上住房公积金贷款,居民部门负债去年增加了7.1万亿,今年上半年增加了4万亿,同比多增近7000亿。但10月居民贷款增速明显下滑,仅增加4500亿,环比少增了2800亿,其中居民短贷仅增加791亿,不足上月新增量的1/3,反映监管机构严查居民消费贷的效果。居民贷款增速大降,是地产需求走弱的原因之一。

  房贷利率持续走高。房贷利率衡量的是居民购房贷款的成本,因而与地产销量负相关。去年4季度以来,全国住房贷款加权平均利率已经见底回升,而10月35城首套房平均贷款利率已经创新高至5.3%。房贷利率持续走高,是地产需求走弱的原因之二。

  在地产去库存政策力度暂缓、楼市调控进一步加码的背景下,居民贷款增速下降、房贷利率的回升,将带来地产销售的趋势性下行,未来也将拖累总需求继续下滑。

  3. 环保限产来袭,工业生产降温

  从生产端看,除下游需求降温外,采暖季环保限产是导致工业生产下滑的另一大原因。工业品供给出现明显滑坡,原煤产量增速大降,而有色、水泥、钢材产量增速则大跌转负。而供给收缩支持商品价格,其结果是典型的滞胀,经济下滑而通胀预期难降,货币政策难松。

  又是什么原因导致生产明显降温?我们从分行业工业增加值和代表性工业品产量走势来一探究竟。

  中游生产明显降温。首先看中观分行业的工业增加值增速。虽然下游行业增速涨跌互现,但中游加工组装类行业中的通用设备、电气机械、计算机通信电子,以及原材料类行业中的化学原料及制品、非金属矿、橡胶塑料、有色金属,增速都较9月下滑,而上游的采矿业依然保持负增长。中游行业工业增速的普遍下滑,一定程度上与前期终端地产、汽车需求下滑有关,反映需求回落正在从下游向中上游传导。

  工业品产量增速全线下滑。其次看微观代表性工业品产量增速。最具代表性的发电量增速,从9月的5.3%腰斩至2.5%,印证10月发电耗煤增速大降,也印证工业整体降温。分上中下游看,上游的原油加工量、原煤产量增速均大幅回落;中游的钢材、水泥、化工、有色产量增速全线下滑,其中钢材、有色、水泥增速转负;而下游的汽车产量增速也几近归零。因而,中微观层面工业生产的降温更甚于宏观层面!

  环保限产来袭,工业生产加价不加量。而钢铁、水泥、化工、煤炭、有色,均是采暖季环保限产、停产的重点行业。今年以来,环保相关政策密集出台,其中直接影响最大的是“2+26”城市工业企业采暖季错峰生产。根据《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年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水泥、铸造行业除承担民生任务的全部错峰生产,重点城市钢铁行业限产50%,电解铝厂、氧化铝厂限产30%,炭素企业限产50%,医药、农药企业VOCs原则上停产。与16年去产能所不同的是,17年环保限产对产量也形成了约束,因而并未出现16年“产能降产量升”的局面,工业生产也由“量价齐升”转为“量缩价涨”。

  钢铁行业是这方面的典型案例。我们可以从两组数据看出端倪。一是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增速自去年8月由正转负并持续下滑,但即便去年同期基数较低,黑金冶炼业增加值增速仍在今年8月下滑转负,9、10两月都是负增长。二是在产能持续去化、盈利保持高位、采暖季来临的三重利好下,全国高炉开工率仍然创下70.2%的历史新低,同比跌幅也接近10%。

  4. 经济压力渐增,涨价难以持续

  下行压力加大。10月经济再度走弱,其中工业、消费、出口均下滑,投资低位持平。而作为经济领先指标的地产销量和社融也都大幅回落,其中居民中长贷创下年内新低、短期消费贷在严监管下也大幅回落,意味着居民加杠杆支撑的本轮经济回升已经告一段落,未来经济下行压力将逐渐加大。预计4季度GDP增速降至6.6%,18年GDP增速降至6.5%以下。

  商品涨价难持续。环保限产导致工业品供给下滑,供给收缩令商品价格短期上涨,令经济呈现出典型的滞胀格局,即经济下滑而通胀预期难降,而经济滞胀、金融严监管又令货币政策难松。但在高利率的约束下,经济下行压力将持续增加,需求终将取代供给成为未来的主要矛盾,商品涨价难持续。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青岛留日女学生江歌被杀一案,最近受到国内媒体的高度关注,并在舆论场上激起不少争论。

  作为案件中另一位重要当事人——刘鑫所在大东文化大学的留学生(专题),早在一年前,也就是江歌被害案发生后不久,我即得知并开始关注此事。

  事实上,这起案件当时在中国留学生圈子里是比较轰动的,不少中国留学生都去了案发地献花,还有人主动去机场给不懂日文的江歌母亲接机,而江歌所在的大学也组织了追悼会。

  相比起中国留学生的群情激奋,我所在的大东文化大学的日本同学及老师,大多只是通过媒体等渠道知晓了身边发生了这样一起留学生被害案件,但并没有过多地去关注。

  而日本当地媒体也没有像对待最近发生在神奈川的九人被杀案那样,给予大篇幅报道,更没有将报道重点放在刘鑫身上,只是将其视为一起普通的刑事案件,陈述了一下事情经过,还原了一下现场。

  我想,这可能也跟刘鑫及其家人后来引发公愤的言行,主要是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传播有关吧。

  留学生的态度:多是指责刘鑫和前男友

  为了还原梳理此事,这两天我特地去翻了几份本地的旧报纸,但很遗憾,由于时间过去太久,我没能查到当时具体有哪些媒体报道了江歌案。

  但在我的印象中,当时日本的媒体并没有将这个案子当作一件特别大的事件来对待,报道也主要集中在“杀人”,以及被害人的“中国留学生”身份这两个点上。

  而网络上关于江歌案的讨论也并不多,仅有的一些也主要是批评日本的留学生优惠政策,个别人甚至把日本社会的治安问题都归咎于留学生。

  至于中国留学生的态度,倒是自始至终比较一致,但因为案件发生已经有段时日,所以中间有那么一阵,大家对此事的关注度有所下降。

  不过这两天,由于江歌母亲来到东京池袋西口公园,征集要求法院处死陈世峰的民众联署,这事再次成为留学生圈的热点话题。

  与国内大多数网民的看法相似,我身边的中国留学生也都将指责的矛头对准了刘鑫及其前男友,觉得刘鑫无情无义,陈世峰是杀人魔。甚至还有人说,刘鑫跟她男朋友这是要逼死江歌母亲云云。

  我们学校有几个中国留学生,还特地从埼玉赶到东京去参与签名集会(注:大东文化大学拥有东京都板桥、信浓町、以及埼玉县东松山三个校区。由于以交流留学生为对象的日语特别课程在东松山校区进行授课,因此多数交流留学生在东松山校区学习),听说这样的情况在各地中国留学生中都有。

  日本人的态度:理解江歌母亲,但不接受她的做法

  与江歌被杀之初的情形类似,最新这一波的事件高潮也主要集中在留学生以及在日华人的圈子里。

  当我就此事询问身边的日本同学和老师时,有些人压根就不知道有这么一件事情,另外一些凤凰彩票网站人虽然听说学校有人涉及杀人案,但对于具体的案件详情,绝大多数被访者都表示并不清楚,需要我一遍遍给他们介绍来龙去脉。

  而当他们了解了事情的发生经过后,更多地则是站在法律的角度来加以看待。因此,对于江歌母亲的一些做法,不少人都从法律角度提出了批评。

  比如教授我们中国文学课的三井寿教授就认为,江歌母亲散布刘鑫一家个人信息的做法严重侵害了后者的隐私权。

  在他看来,涉案的三方——陈世峰、刘鑫、江歌母亲都是犯罪者。而刘鑫所谓的在日本受到警方保护时不能跟外界通信,并没有这回事。

  不过教授同时也提出了自己的问题,江歌母亲想要寻找刘鑫,为何不联系当地警方?如果刘鑫真被日本警方保护的话,那么为何不通过日本警方,而是要采取公布她人个人信息这种极端的行为?

  至于江歌母亲征集签名,要求处死陈世峰,教授的看法是:“从这一做法中可以看出,中国人至今仍然深受自汉代开始的儒法结合的影响。但现代社会,行使法律的应该是司法系统,而不是人情跟舆论。”

  相比起三井寿教授,我身边一般的日本同学,大多对江歌母亲表示了理解。但即便他们理解江歌母亲,却并不支持她的征集签名行为,认为这会影响判决的公正性。在被问到如果被杀的是日本人,他们是否会参加签名活动时,同班的饭野同学的一句话令我感受深刻,“我有权利投票决定国家的领导人,但是没有权利投票决定人的生死”。

  事实上,日本这边就是这样,一旦凶手抓住了,舆论对该事件的关注也大体结束了,接下来就是等待法院的判决。比如横滨的杀人碎尸案件发生之后,周边也有不少人去案发地献花,但似乎并没有家属呼吁要求判决凶手死刑的。

  至于江歌母亲在网络上发布刘鑫一家信息这事,大家更是表示很不理解,甚至感到害怕。“为何一个普通的中国人,能获得别人如此详细的个人信息?”最近,这个问题变成了他们讨论的主要话题。

  日本人的疑问:江歌的死,江歌自己是否有责任

  目前,国内舆论对于此事的争论主要集中在刘鑫身上,对于这一现象,我也询问了身边的日本同学。他们大多表示,不明白为什么中国国内的关注焦点会转移到刘鑫,而不是盯在凶嫌陈世峰身上?在他们看来,本案的核心在于陈世峰,而不是跟本案有关的其他人。

  当然倒也不能说日本舆论完全不关注、不讨论刘鑫。我就听到身边不少人说起,这样的事情如果发生在日本人身上,刘鑫肯定是要赔偿受害人江歌家人的,江歌的葬礼刘鑫也一般都会参加。

  不过日本作为一个多元的社会,任何的话题都会有不同的声音。比如同校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日本学生就跟我说:“受了被害人的恩,肯定是要报答的,但这不是强制必须的,只是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去做而已。”

  另外,还有少部分人认为,江歌让刘鑫来她的租屋一起居住,这个行为本身就不合法,所以对于被害,江歌本人也要承担一定责任。(日本法律规定,和房东是以1个人名义签约的,就不得留宿他人。)

  江歌的死,江歌自己是否有责任,关于这方面的讨论,在国内舆论场上我几乎没有听到过。从中也可看出,虽然同是深受儒教影响的国家,但中日两国人民在有些方面的看法,的确是截然不同的。

  (作者系大东文化大学在读中国留学生,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凤凰彩票平台 | 亚马逊镜像

  从保温杯到中年职场危机,从辅导作业到中年男的油腻。最近社交媒体上中年人的话题频频刷屏。

  中年话题,在这个时候刷屏,是因为中国互联网“老了”。商业上,经常对用户整体形象就行一个描绘,以此设计产品、制定销售策略。如果要对中国互联网用户做一个描述的话,中国互联网用户群体的年纪是多大呢?

  多年之前,中国互联网的年纪很小。在上世纪末,本世纪初,互联网刚刚进入中国,这个阶段,最初接触网络的,都凤凰彩票网站是年轻人,一般在上大学,年纪20左右。所以,那时中国的互联网大致是20出头的样子。在那个QQ刚刚出现的时代,围绕网络的话题是:无知少女、网聊、网友见面。在那个时代、在还没有社交媒体的时代,辅导孩子作业、保温杯、中年油腻与猥琐,这些字眼在互联网的bbs、论坛与qq群中,注定就像石头沉入大海,甚至都不会激起一点涟漪,而现在,这些话题却能席卷社交媒体。

  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互联网的年龄变了。截止2014年12月,我国网民以10—39岁年龄为主要群体,比例合计达到78.1%。其中20—29岁年龄段的网民占比最高,达31.5%。值得注意的是,与2013年底相比,40岁及以上年龄的网民比例有所增加,19岁及以下青少年儿童网民的比例有所降低。这个比例的变化,一方面,是由于智能手机的普及,增加了中老年群体接触互联网的机会;另一方面,是人口的老龄化,或者说,当年的网民变老了。

  互联网进入中国,时间已经过去接近20年。中国的第一批网民,当年玩QQ,交网友的人,已经变为了中年人。这一批人,在使用互联网的熟练程度上,不会亚于年轻人,即便在游戏、视频等领域弱于年轻人,在深度话题方面,甚至超过了20-29岁这个阶段的人群。所以,整体来看,或者,从社交媒体话题领域来看,中国互联网的年纪,应该“长大”到35左右,大致上就是80后的年纪。那么,话题自然也会变“老”,从网恋、网友见面,变为育儿与油腻。

  在油腻中年的话题刷屏之前,引发中年话题的是《人到中年,职场半坡》这篇描述职场中年危机的文章。文章讲述了中年人在公司合并、创业等多个领域的艰难。这既是一个年龄话题,同时,也更是一个时代话题。中年危机背后,有着大时代的隐忧。

  35-45岁的中年人,学习能力下降明显,与此同时,与农耕时代一个农民所需使用的全部技能,与他几百年的祖先一模一样不同,这是一个新技术不断涌现的时代。一个人进入职场初期的技能、概念,过了20年后,已经完全不一样了。程序员这个行业,更是把这个特点发挥到极致。此外,精力明显下降,不能熬夜,加之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务琐事缠身,高强度工作,即便有意愿也很难付诸行动。更重要的是,随着荷尔蒙下降,那些激发人的欲望、野心,也消散了。这都使得这个年龄段的人,不管是在意愿、体力,还是技能上,都很难冲在第一线。

  出路当然有,转化工作性质,把具体的技术工作向资源调配、关系处理、制定战略方向转变,也即转到管理岗位,原来的经验和积累就可以游刃有余的发挥。但是,职场是一座金字塔,越往上走,位置只会越来越少,不可能人人都升到管理岗位。这是简单的分子和分母的数学问题。从车间退休的工人,在办公室干了一辈子的科员,这些人一直存在,这是大部分人的职场命运,也是经济的正常现象。这一波中年话题,让我想起一部电影。在这一代中年人刚出生,或还未出生的1982年,上演过一部叫做《人到中年》的电影,当时红极一时。电影中,潘虹饰演的陆文婷医术精湛,全心全意为患者服务,但在医院工作18年仍是住院医生,月工资只有56元5角。

  不同的时代,相同的规律,这个规律一直存在。不过,在此次社交媒体刷屏之前,这个职场规律似乎被中国人遗忘了。这是因为,某种程度上,这个现象在中国被缩小了。

  1978年,中国GDP总额为3679亿,2016年,这个数字爆发式增长到765873亿,名义GDP增加200多倍,各行各业的规模也相应扩大。更庞大的行业规模,更大更多的公司,都对应着更多的管理岗位。

  与此同时,新技术出现制造出新的需求与新的行业。所谓创业阿里系、腾讯系,正是这种新技术制造的新行业,并为行业先行者提供更多的管理岗位。除了Facebook、谷歌、百度、阿里、腾讯这样的互联网新贵,滴滴、Uber、小猪、饿了么,每一个与传统结合的“互联网+”新兴企业,都制造出更多的管理高层岗位。

  此外,中国还有庞大的,低权利的人口红利,大量农民进入工业体系,进入低端岗位,替代了原本城市工人,构成职场金字塔的庞大基底,支撑起更多的管理岗位。这就使得在这个阶段进入劳动力市场的人,更容易得到管理岗位。

  中国经济的飞速增长,除了提供职场金字塔中真实的管理岗位之外,还形成一种阶层上升的幻像。

  现在,一个北上广深市区的80后,基本不可能再进入纺织厂、钢铁厂、或者在工地上做个工人。按照学历不同,能读书的,会进入外资、银行做一个白领,读书不行,也能在公司混一个初级文员。这提供了一种阶层上升的错觉。上海写字楼里面的写PPT的白领,与他们的纺织厂、钢铁厂上班的父母,在阶层上并无太大的差别。同样的,快递小哥与种地的父辈,在阶层排序上也无差别。但是,阶层排序虽然没有变化,但却提供了一种阶层上升的错觉。

  中国创造了人类社会经济增长的奇迹,急速增长的经济规模,给所有人提供了上升空间,那怕这种上升是一种错觉。而正是这些原因,中年危机这个词似乎在中国消失了。

  1982年,潘虹因为《人到中年》获得金鸡奖最佳女主角奖、百花奖最佳女主角奖。那一年王石31岁,褚时健54岁,马云18岁,冯仑23岁,柳传志38岁,不管他们年纪如何,他们令人羡慕的“青春”都才刚刚开始。

  不过,经历了接近40年的急速经济增长,事情正在发生变化,而这一切才刚刚开始。最敏锐感受到这一切的,正是“职场半坡”的中年人。

  首先,中国经济的增长正在放缓。中国经济从1978年到2011年,在长达32年的时间里保持了年均9.78%,这样一个接近两位数的高速增长。近年来,这一增速出现明显下降。2012年至2015年国内生产总值分别增长7.7%、7.7%、7.4%、6.9%,2016年前三季度增长6.7%。由高速增长向中高速增长转换的新常态不仅是一个事实,也是未来的政策目标。从供给端和需求端看,中国经济近年来的高速增长主要得益于人口红利和全球化红利,然而这两大红利目前正在衰退。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持续快速增长的一个重要推动力就是人口红利。然而,国家统计局公报显示,2015年年末16—59周岁的劳动年龄人口总数减少487万,在全国总人口中占比由2014年年末的67%进一步降至66.3%;60周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达到22200万人,在全国总人口中占比由2014年年末的15.5%进一步提高至16.1%。人口的老龄化,不意味着高端岗位空出,而是意味着推高了劳动力成本,增加了人口抚养比,降低了储蓄率,给中国经济下行带来压力,行业规模平稳甚至缩减。

  其次,新技术带来的新行业也在变缓。从上世纪50-60年代晶体管、集成电路发明开始,这一波技术爆炸已经持续了70年。在持续了40年后,摩尔定律已经失效。人工智能虽然方兴未艾,但对人的替代与创造新的价值、扩大经济规模之间,效应还没有定论。更具体的,随着新技术进入进入传统行业,改造传统行业,剩下的机会也越来越少,新技术的红利在慢慢被吃尽。在饿了么、滴滴的快速崛起之后,所有的生活场景,已经无数遍被人拿着手机审视过无数次,所有可以被结合、被改造的场景都已经或正在被结合、被改造。对于后来者来说,创业变得更加艰难,并购、收缩的新闻比天使投资更多。显然,行业整体往前冲,行业膨胀的时候,就会有更多的高层职位,当行业慢下来,新企业变少,行业合并,高层职位就会减少。那篇《人到中年,职场半坡》讲的正是这样一个故事。

  一个人38岁,领导54岁,马上打算要退休了,这不是中年危机,这是中年机遇。但是,如果一个人38岁,领导41岁,再上一层的领导43岁,升职显然无望。这才叫中年危机。跳槽?正如《人到中年,职场半坡》中描述的那样,高层职位在行业扩张期,会是各方抢手的人才,但一旦进入行业合并期、平稳期,就会遭遇“我们可以接管团队,但不可能接管一个老大”的尴尬。辞职创业?一边是房贷压力,一边是资本寒冬,再加上所有场景都被人比着手机审视过一遍,又是何其之难。这个时候,才叫做中年危机。

  如果说35年前的电影《人到中年》,是经历政治危机后,思想刚开始解放,在困惑中迎接时代浪潮,却充满希望的话。如今的中年危机,更多的是经济的,并不迷茫,反而恰好是因为可以一眼望到未来而感到恐惧。

  所以,中年危机,与年龄有关,更与时代有关。时代席卷而过,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危机的中年背后,90后又怎能逃脱?

  初入职场的90后,25岁,工作3年,充满干劲,直接领导30岁,领导的领导33岁,集团总裁也才40岁。与此同时,新常态下,行业增值放缓,创业更加艰难,而房价却居高不下。而根据经济规律,超高的GDP增长注定一去不复返,经济规模膨胀的黄金时代已经正在消逝,那么,比起已经油腻的,但却有着一套或者几套房的中年,他们还未成功,就已经注定被时代席卷。此时此刻,基于过去的三十年的经济增长,他们对未来充满希望,但是,潮水改变,先感受到的一定是冲在潮头的人。

  这也不仅仅是这两代人的危机,更深层次的问题是,中国比其他国家更需要阶层上升的错觉,更需要经济规模的飞速扩展,甚至离不开经济规模的两位数成长。

  有人问我,现在的快递员、外卖小哥相当于以前的什么阶层呢?我说,他们就是以前的农民,实际上,大多数的人出生正是农民。快递小哥能够容忍仍然处于阶层排序的最底层,并进而忍受这种最底层面临的不公平待遇,忍受不能把孩子带在身边读书,是因为他们现在的收入是自己父辈的十倍,并由此产生的阶层上升幻觉。但是,如果不能持续提供这种收入上升。快递小哥,还有他的孩子,就会反过来审视自己所处的阶层所遭遇的不公。那会是所有人的危机。

  那么,中年危机背后的时代隐忧,会变为所有人的危机吗?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蕨代霜蛟

  赶到车站前的FamilyMart里想买一个ファミマプレミアム肉まん、看到店里两位当班员工都是南美籍。这本来不是问题、在人口减少的日本已经很常见、但有点出乎意料的是沟通很困难:对方只能理解肉包子、对她说プレミアム肉包子竟然听不懂了……这也还不是最大问题。万万没想到的是、终于拿到了东西急于赶火车的我、进了检票口之后拿出来咬了一口、才发现皮子是凉的、再一口下去里面的馅更是又硬又冷。崩溃了:店员不仅在日本工作却连基本日语都不通、甚至连包子要热一下才能卖给客户的人间ABC常识都忘了—这真算是在日本从未体验过的奇遇了。要不是已经在站台我绝对会立即折回店里怒骂、然而客观条件让我有了克制自己情绪的好机会。叹气、竟然在日本也会有这样的Downgrade……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