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科技 >

管仁健觀點》從自殺聖地變超人渣氣觀光景點 | 科技 | 新頭殼 N

  北投又出「洋」相了! 1967年12月22日,《時代雜誌》(TIME)刊登了一篇介紹駐越美軍有5天海外「特別假」的報導【Five-Day Bonanza】(5天幸運之旅),其中一張2名北投妓女與來台度假的越南美軍,在文士樂旅社房間裡共洗鴛鴦浴的彩色照片(那年代報章雜誌裡的彩色照片還很少見),讓老蔣覺得出了「洋」相,大怒而禁了這一期的雜誌進口。

  但當時警方追究的不是攝影記者、不是雜誌相關從業人員,也不是男主角,因為他們全都是老美,我們一個也得罪不起,被法辦的只好是那個領有政府頒發執照的女侍應生:北投「3147」應召戶裡的美玲姊姊,因此引發了一場全民到北投按圖索「妓」的風潮。半世紀後,北投又登上《時代雜誌》了。2016年8月22日中央社台北電:

  「台北市北投公園被寶可夢玩家擠爆,警方原以為今天非假日人潮較少,沒想到越晚越多人,警方趕緊加派人手在現場指揮,避免交通阻塞。而這個場景也成為《時代雜誌》網站報導素材,以〈寶可夢或可讓我們預見世界末日的景象〉(Pokemon Go May Have Just Shown Us What the End of the World Looks Like)為題撰文,指北投的情況讓人聯想到科幻小說中的場景。

  該篇報導引用了週末數千名瘋狂玩家,為了追逐神奇寶貝中的快龍、卡比獸等,湧進位於台北市新北投捷運站附近的北投公園和周邊馬路的影片,描述這個景象通常只有在馬拉松,甚至逃避外星人入侵或是恐怖攻擊時才可能出現。」

  其實只要是像本魯這種定居在北投半世紀以上的肥宅,一定都聽過北投公園是全台排名在前幾名的自殺聖地,尤其謠言盛傳1970年代有4名政工幹校女生在此自縊,更讓這座公園爆紅。不過早在1911年北投公園一完成,就有日本人專程來此尋短。1923年日本作家有島武郎與情婦波多野秋子,相約在東京郊外的輕井澤自縊殉情,讓台北的避暑勝地北投公園,成了日本人在台相約自殺的聖地。

  戰後到國府遷台,北投公園依然威名遠播。1953年8月1日,北投初中女生張×玲(15歲,福建人,北投陸醫院職員張×明之女)因學期末英文只有48.8分,雖然成績單上校方已註明「暫准補考」,還不至於留級。但多愁善感且愛國心特強的張×玲,就是想不開,於是留下3封遺書,第1封寫給父母的較為簡單,內容是︰

凤凰彩票平台

  「爸媽,女兒為學問而死,再見。我死之後,也不必傷心,要好好的撫養兩位弟弟,將來能為國家爭光,玲兒留。」

  另外2封則內容相同,1封寄給同學黃×菇,另1封寄給同學張×:

  「我倆在這天涯海角,相見已有一年之久,交情極深,想不到今天會在這時辰永別了。也許妳會覺得我太無情了,連最後的離別也不聲明一下,但我是為了我的一切而如此,請妳勿誤會,我也無何禮品送妳做紀念,我自己覺得十分的慚愧,請妳原諒我這個留在世上沒有24小時的人兒吧!妳是一個聰明而靈活的人,將來必能為國出力,爭取國家的幸福。而我呢?是別想了,妳也不必傷心。望妳能踏上光明的軌道而行,將來做一個才高志大的人」。

  張×玲寫了遺書,再約了同班3位英文也不及格的同學,一起到北投公園來自殺。結果其中2位原本答應的都爽約了,只有李×蘋,(14歲,北市人,住中山區)一人赴約。由於張×玲7月28日就因英文成績遭母親斥責,因而死意甚堅,但李×蘋認為既然還有機會補考,不妨再拚一次。

  張×玲表面上接受了李×蘋的勸導,離開了本來要一起自縊的北投公園,但乘火車回台北時,到了唭哩岸站時,張×玲又堅持要下車,李×蘋只好陪她一起,沿著鐵軌散步,繼續勸導張×玲。不料這時有班台北開來北投的列車疾駛而來,張×玲竟拉著李×蘋撞上去,結果張×玲頭部被迎面撞上,當場爆頭斃命;李×蘋則遭撞傷昏厥,頭部耳際出血,送北投永生醫院急救。

  兩位北投初中女生相約自殺後3個月,11月1日清晨5時,北投公園的涼亭中,又發現一位中年男子在此自縊。警方查出身著白色襯衫,黑色粗布長褲,腳穿黑色布鞋的死者名王×山(57歲,山東萊陽人,住古亭區)本業為傭工,除帶著手帕一條與身份證一張以外,身無分文,也不見遺書。王×山係31日晚間來北投,次日凌晨2時,還有人見到他在公園內徘徊,不料5時已懸樑自盡。

  1957年12月7日中午12時半,靜修女中畢業的少女高×員(凤凰彩票官网18歲,住中山北路2段),父親經營建築材料。因近來高×員晚間外出遊玩,常至深夜才返家,引起母親怒責,認為這樣會引起鄰居閒話。昨晚深夜回家時,母親再次痛罵,高×員更加不悅,寫了3封遺書後,就在次日上午搭火車至北投,先在公園內散步,中午就在公園角落的小攤用餐。

  高×員點了一碗湯麵後,就將隨身帶來殺鼠藥摻入麵中混吃,攤主林先生發覺這位少女神情有異,邊哭邊吃,立刻將湯麵搶來灑在地上,抱著她到附近光明路上的永康醫院急救,警所據報後再派刑警馬雲僱用汽車(那年代警察自己也沒機動車),轉送台大醫院灌腸施救,至2時半台大院方才宣布脫險。

  1960年8月24日上午9時許,北投名剎法藏寺的年輕女尼性圓(本名蔡×卿,23歲,住北投鎮大同街),被人發現服毒倒臥在北投公園內。警方據報後趕抵現場,見蔡×卿唇邊漆黑,身邊遺有鹽酸空瓶,不斷呻吟,乃將其抱至北投綜合門診部急救,因中毒過深,再轉至台北馬偕醫院灌腸,但因中毒太深,延至中午11時,院方宣告不治。蔡×卿雖留有遺書一封︰

  「永別諸道友:本人是個罪人,沒有勇氣存世,請道友們原諒,祝安,道心,堅固信心深遠,絕筆人性圓」。

  遺書並未述明自殺原因,但警方指出,蔡×卿的父親蔡×清在北投市場擺攤,由於夫妻感情長期不睦,引起蔡×卿的不滿,屢勸雙方卻無效,憤而於6月24日離家,至法藏寺削髮為尼,本想藉此挽回父母感情。豈料不但未見轉好,反而更加惡化,母親乾脆離家,至陽明山頂北投幫傭,蔡×卿更加悲痛,遂於上午8時念經完畢後離寺,至北投公園服毒自盡。

  1979年10月27日下午1時,北投公園旁的國×廣場大樓,隔壁時×理髮廳二樓屋頂,忽然傳出「轟」的一聲巨響,彷彿被重物砸了個大洞,把正在吃飯的屋主李×霞一家人嚇了一跳,以為房屋倒塌,紛紛逃往屋外走避。

  在國×廣場大樓前值勤的光明派出所巡佐吳敬元和警員翁明殿,聽到巨響後也立刻跑到隔壁後面二樓察看,發現凤凰彩票网站是一少婦跳樓,躺在樓板上還有一絲氣息,立刻將她送到中央南路祐民醫院急救,但因傷勢嚴重,再轉送榮總後。院方宣告入院前已不治。警方從死者鞋子留在國×廣場大廈11樓頂的女兒牆邊,研判是從此處跳樓。

  警方也從死者口袋裡,找到一張寫有地址「北投區中央北路2段……」的紙條,但並未找到遺書。警方通知死者高×珠(29歲)的父親高×初後,他向警方陳述,女兒罹患精神分裂症,一週前剛從市立療養院回家,家人每天都細心看顧。不料中午12時25分從住家溜出,步行到北投公園時發生意外。

  感謝寶可夢這個數位鴉片,讓全台有體無魂的喪屍們在此聚集。這群集「髒、亂、吵」於一身的抓寶大隊,把早被汙名化的自殺聖地,瞬間改為超人渣氣觀光景點,並再次榮登《時代雜誌》。對於這樣的「末日奇景」,我這資深的北投魯蛇,也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了?

  作者:管仁健(文史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