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网络 >

日本媒体称中国版LINE存在审查-墙外楼

  中国——日本朝日新闻5月23日报道称,近期发现,日本免费智能手机应用“LINE”的中国版会自动检查用户的通信内容。如果通信中有“政治敏感词”的话,系统就会显示“您发送的信息包含敏感词”,无法发送。

  朝日新闻称,日本的运营公司LINE和中国公司北京奇虎科技合作,于去年12月开始以“连我”之名在中国国内提供LINE的服务。

  中国版LINE的使用规则中写道,如果出现了奇虎科技认为是“违反法律或者妨害公共秩序的词语”,那么奇虎就可以对通信内容进行检查,并阻止相关词语的使用。

  也就是说,中国版LINE实际上正在对用户的通信内容进行审查,但却不是由人工来对通信内容进行监视和记录的。

  报道称,1989年天安门事件、温家宝家族敛财报道等,这些所谓的与政治敏感问题相关的词语是不允许发送的。

  日本的LINE公司对《朝日新闻》回应称:“在中国开展业务,需要遵守中国国内的法律法规。但其他国家版本的LINE完全没有对通信内容进行监视和审查。”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伟大领袖毛主席要被他们气得从纪念堂坐起来了。

  1940年,毛泽东在延安各界宪政促进会成立大会上的演说:宪政是什么呢?就是民主的政治……多年以前,我们就听到过宪政的名词,但是至今不见宪政的影子。他们是嘴里一套,手里又是一套,这个叫做宪政的两面派……真正的宪政决不是容易到手的,是要经过艰苦斗争才能取得的……(《新民主主义的宪政》)

  可见,毛泽东是非常拥护宪政的。这是他和他的团队获得合法性的必要条件。中国的政府他们必须自己推翻中华民国政府寻找合适的理由。

  而今天的某些人,他们声称是毛泽东的徒子徒孙,可他们在做什么呢?

  求是网《红旗文稿》刊登人大教授杨晓青的文章《宪政与人民民主制度之比较研究》,文章认为:作为西方现代政治基本的制度架构,宪政的关键性制度元素和理念只属于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专政,而不属于社会主义人民民主制度。并认为宪政的政治强权和话语霸权及其欺骗性。

  《环球时报》社评称,“宪政”是兜圈子否定中国发展之路——“宪政”说误导了部分知识分子,它毫无实践基础,沦为空洞的政治口号……“宪政”说到底是一种幻想,还是不要做这样的“脑筋急转弯”。中国的国家道路已经选定,中国早已迈过十字路口,行走在“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路上。想引中国走另一条路,整个西方世界加起来也没有这个力量,国内少数有不同意见的人更不行。

  解放军报的某篇文章则干脆说:“我们的主义,就是宇宙真理”——以前,中国人听到朝鲜人说“没有金正日,就没有宇宙”,感觉哭笑不得。如今,中国也冒出了“宇宙真理”论,这让13亿中国人情何以堪???

  (章立凡先生找出了军报“宇宙真理论”出处——“敌人只能砍下我们的头颅,决不能动摇我们的信仰!因为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宇宙的真理!”——方志敏:《可爱的中国》)

  这三家媒体几乎同时发展这样的言论,俨然是当今的“两报一刊”——这个熟悉的字眼,让我们仿佛回到文革。善良的人们曾以为文革已经死亡,断然想不到其阴魂不散。

  宪政的实质,一是限权,即限制政府及立法机构的专属权力;限权的一个精巧的技术性手段是分权。二是保障,即保障人民的各项基本权利,特别是洛克主张的生命、自由和财产权。通过宪法和法治的方式践履这样的政治制度,就是宪政。以宪法为灵魂的国家权力的人格化,就是宪政。(哈耶克)

  宪政,就是规范人民基本权利义务、人民与政府的关系及政府运作的正当性,这是基本观念。中国人不是次等人,没有道理不享有宪政的保障。那么,“新两报一刊”不约而同指称宪政是西方价值、是资本主义,因此否定宪政,他们意欲何为?

  首先,他们想否定伟大领袖毛主席对宪政的追求。如前所述。

  其次,他们想否定邓小平先生开创的改革开放事业。中共十三大政治报告指出,“党应当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邓小平先生强调:“十三大政治报告是经过党的代表大会通过的,一个字都不能动。”

  第三,他们想否定中国共产党的合法性。这才是最要命的。

  从制度上看,《中国共产党章程》总纲:“党必须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

  从历史上看,百多年来,中国的前后五个政府都是围绕宪政做文章。1,满清试图维护统治,所以声称愿意君主立宪。可惜,其拖延立宪时机,使得国民失去耐心,最终满清丢掉江山。2,袁世凯上台时候,不仅不想实施宪政,还想恢复帝制,结果一失足成千古恨。本可青史留名,结果却遗臭万年。3,北洋政府,基本谨遵宪法,成为中国百年来最好的政府,可惜,被北伐毁了。4,接下来的国民党政府,从孙中山那里继承来“军政,训政,宪政”三阶段,依然有拖延宪政的的嫌疑,成为共产党推翻该政府的理由。5,1949年以后的共产党政府,夺权不久,即颁布宪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届政府均强调“依法治国”,请问,没有了宪政,如何依法治国?难道要搞专制治国?

  如果今天的政权否定了宪政,那就是彻底否定了自己的合法性。“新两报一刊”用心何其歹毒。

  晚清重臣载泽说过:“宪政有利于国,有利于民,而最不利于官。”一百年前的人都知道,现在还能瞒住谁?

  BBC国际台委托进行的一项全球民调显示,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印象转差,降至8年来最低点——可以说,中国沦落到这样一种地步,国内某些媒体罪孽深重。

  习近平先生前不久承诺“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把权力关到什么笼子里?当然是关到宪政的笼子里。

  我们相信,前面所述“两报一刊”的反宪政、反人类、反文明的文革言论,是一小撮阶级敌人对我们党和国家的恶意引导与陷害。我们伟大光荣正确的党中央,绝对不会容忍这种反人类言论。党中央会带领我们打击文革言论,维护宪法威严。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大家知道今天A股大跌的原因吧,源头在日本股市的暴跌,这让全球的目光回归到了这个太平洋岛国之上。就在当天,日本国债长期利率骤然飙升,引爆了日本经济最薄弱的环节,日经跌幅达到7.3%,2011年3月以来的最大跌幅。

  国债收益拉升为什么能日经的大跌呢?这个我们留在后文解答。一个更加明显的问题是,究竟是什么将国债隐藏的危机摆到了台面上?

  笔者以为,引爆日本资本恐慌的,恰恰是号称要拯救日本经济的安倍经济学。安倍经济学的核心就是疯狂印钞,时至今日,我们越来越能感觉到,安倍经济学是为美国设计的,它最大的受益国正是美国。

  美国利益何以体现在日本货币政策中?这个问题要想搞清楚,需要了解美国本身所处的巨大矛盾之中。一方面,美国需要强势美元,从短期强势美元带来的资本回流来看,美国从强势美元数据中得到了实打实的效益,重振美国经济需要资本回流,美国股市连续创下新高也是资本回流的效应。而强势美元的回归,需要美国关闭印钞机退出QE。另一方面,美国又需要QE。美国政府欠了一屁股债,需要印钱来还,也需要用钱来撬动投资来发展经济,所以量化宽松带给美国经济和就业数据的改善是不言而喻的,QE的退出必然带来的是复苏的重新减速。

  这种矛盾之下,美国需要一个折衷的方案来抵消QE和强势美元之间的矛盾冲突。

  安倍经济学这时候的出现简直就是为美国服务的。尽管安倍政府以右翼形象登场初期与美国的关系并不如前任般如胶似漆。然而从安倍经济学的定位来看,不限量宽松却得到了美国乃至于整个西方世界的欢迎,这跟过去实在不可思议。要放在往年,日本多印点日元造成日元贬值,美国出口受阻,这时候美国必然会批评日本。但最近的G20峰会,美国完全默许了日本大规模宽松的行为。从2012年10月至今,日元对美元快速贬值了20%以上,美国却放任自流。这个默许出乎了很多人的预料。

  两个巨大的态度差异间,反映的就是安倍经济学背后的美国利益。

  首先从正常的角度分析,如果日本借由安倍经济学成功复苏,那么意味着,美国很可能将有机会以自身和日本为中心,建立一个对于中国制造的替代体系。并且从地缘政治上对中国形成包围网。这其中配合制造业网络重建的,恰恰就是奥巴马政府在美国国内推动的“再工业化”政策。这种趋势在4月份美日的TPP谈判预备磋商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另外一个重点,就是大印日元后的日元贬值,可以构成对欧元区的冲击。因为日本制造业重合率最高的国家,除了中国就是德国。中国可以印人民币造贬值来对付,但欧元区内部动荡,为了保持所剩不多的凝聚力,欧元不敢贸然贬值,在这种前提下,日元贬值意味着欧元区主要出口国的利益将在错失先手的情况下被逐步蚕食。这也符合美国重塑美元地位的愿望。

  最后,从美元本身来思考日元政策的问题。我们可以发现很多其他的细枝末节。比如,以日元大幅贬值,带动全球性货币贬值,那么美元强势和QE之间的矛盾点便很有可能借机磨平。过去已经证明了,恰恰是在安倍经济学如火如荼的几个月时间内,美国一边享受着量化宽松带来的就业刺激,一边以美元的被动升值带动了全球资本的回流。

  这种左右逢源,完全说明了为什么美国前期高调支持日本新政,因为安倍经济学成为了美国经济复苏的一枚良药。

  问题在于,安倍经济学造成的日本国内并不乐观。过去几个月,这种印钞表面上是引起了日本经济的反弹,然而这种效能能否持续一直备受学术界的诟病,特别是日本自身。像今天这样日本国债长期利率的大幅飙升,就显示了资本市场本身对于安倍经济学的不买账。从日本90年代来看,类似的宽松政策并非从未实施过,但都收效甚微。安倍经济学如果仅仅以无限制的释放流动性来对抗日本经济的下滑,那么走出通缩的日本很可能接下来面临的是滞涨。就是这种担忧引发了日本国债市场的异动。

  这可能是日本政府始料不及的。但凡提到日本的经济,国债是一个无法避免的话题。因为老龄化,日本政府财政一直处于收不抵支的状态,日本政府资产负债率已经高达200%,甚至远超过所谓的欧债危机核心国。维持日本债务安全的前提只有两点:第一债务负担不会爆炸性增长,第二债务仍然维持在国内流通。日本国债的持有人几乎完全是其国内民众,债务不外流是保证了其能以发新债还旧债的庞氏骗局维持财政收支的唯一原因。目前,日本每年财政收入的四分之一要用来偿还国债产生的利润。

  就是在这种前提之下,安倍经济学引发的滞涨预期,直接使得国债长期利率出现了飙升。收益率大幅上涨的背后,日本政府债务收支脆弱的平衡很可能瞬间被打破。而债务危机一旦爆发,日本经济所面临的打击将远远超出欧债危机中心国家所承受的极限。这对于一直寻求复苏的日本经济来说,无疑将是90年代房地产泡沫破裂后,最严重的经济危机。而因为当下日本人口年龄结构、消费结构都远远恶劣于90年代,所以危机一旦真的爆发,很可能其对于日本经济的毁灭性,将远远超出我们的预期。

  如果这个预期成为现实,那么安倍经济学对于日本的意义,将无异于当年的广场协议。两次引狼入室,显然日本人的心情是不一样的。只不过新一轮危机仍处于孵化期,只是不知道,安倍政府对于未来的经济走向,和可能再次失去20年的重大危机,是否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并有足够的魄力为此负责。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如果中国政府想让艾未未噤声,他们显然没能如愿。艾未未在2011年曾遭非法拘禁81天,在获释时被告知要“保持安静”。但这名叛逆的艺术家却提高嗓门,发布了一首嘲讽中国当局的歌曲。

  昨日,艾未未发布了一段名为《傻伯夷》的音乐视频,重现了他遭拘禁期间的场景。这是一组令人胆寒的喧嚣画面,时长五分多钟,充斥着粗俗的语言(即便以艾未未的标准来衡量也颇具挑衅性)。这个视频势必会让外界关注中国新一届领导人对待政治异见人士的态度。

  在视频的开头,艾未未戴着手铐,坐在一间黑暗的屋子里,面前站着两名穿着制服的看守。他头戴黑色头套,上面清晰地写着“疑犯”二字。在画面中,他受到审讯,而且不管是睡觉、吃饭还是淋浴,都始终有人监视。

  视频下半段展示的是在艾未未的想像中,出现在看守脑海中的画面,包括艾未未身旁两侧站着穿着黑色内衣、极具挑逗性的女人,以及这名艺术家穿着女装翩翩起舞,歌词则把国家称为“鸡”。

  在一个画面中,一只河蟹在艾未未刚刚用过的马桶上爬行。“河蟹”与中共一心想维护的“和谐”双关,让人联想到中国的审查官员以及其他负责压制异见声音的官员。

  2011年,中国互联网上出现号召“molihua革命”的呼声后,一些社会活动人士遭到打压,艾未未就是在那时遭拘禁的。获释后,他的公司被处以240万美元漏税罚款。

  艾未未表示,该视频是为了“治疗”他在遭拘禁期间遭受的心理创伤。

  很多中国异见人士对国家派来监视、骚扰和监禁他们的人产生了浓厚兴趣,2008年,环保及医疗卫生活动人士胡佳制作了一段六分钟的视频,记录了遭软禁期间负责监视自己的看守的一举一动。

  不过,艾未未并不打算就此罢手。他表示:“这段视频是献给那些不能提高嗓门说话的人的。”昨日发布的这支单曲,是从他的首张专辑《神曲》中挑出来的。《神曲》将于6月22日发行。这名艺术家已开始制作他的第二张专辑。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参与2013年5月24日讯)最近“四人帮”又出现了:刘小枫的新国父论,女杨度杨晓青攻击“改革已死宪政当立”,刘亚洲的党性基督论和军报的宇宙真理论。 这一些在权贵官僚体制之内,试图超越带动官僚权贵体制良性运转的政治渴望,是如何在权贵官僚体系添加润滑油的问题,就像一个老破的汽车要换机油了。

  一个绝对权威,并不需要证明,他就是好的,就是神圣的,就是有权威的。当需要用强制性曲折的方式,召唤政治服从的时候,那么已经据对丧失权威的,而且这种召唤对丧失权威的原因,毫无救济和纠正,只会一种特殊的方式,造成全为进一步丧失。

  习近平薄熙来与毛泽东不同,是不会打破权贵官僚体系的,如果说毛泽东在文革之中,通过群众运动打破官僚机器,凸显“王与人民”的至高地位,而其养子们则是在权贵官僚体系之内的修补。所以他们对以毛泽东作为教皇的政治宗教的恢复,并不会是符合毛泽东原初意图的,而是毛泽东的使徒和养子们以自己统治欲望为内涵的,也就是我在《最后晚餐或回光返照:太子党上台》中说的少主意识。毛泽东说,薄熙来薄习来,先小薄后小习来,小薄是新施洗约翰,小习是新耶稣,小薄为小习在旷野呼喊,预备路修直路。

  《卡夫卡笔下的中国》写道,中国似乎又再度回复到它的历史特性。这个特性就是它强大的官僚系统。这个官僚系统总是占据着权力、资源与声望的中心,再没有其它社会力量,不管是商业组织、公民社团、大学、教会,都无力能分享它的丝毫权力。唯有采取屈从、妥协的方式,它们才可能勉强生存。

  中共党国是现代性危机之集大成。有人说本朝集合了商的酒池肉林,周的贵族世袭,秦的言论管制,晋魏的炫富糜烂,南北朝的文化断层,汉的好大喜功,隋的大兴土木,唐的雍容体态,宋的软弱外交,元的税赋镇压,明的腐败党争,清的专制封闭——可谓集古今之大成!加上原始血腥资本主义的残酷剥削,所以是集古今中外之大成。

  习近平上台后等一系列洗澡要求和再洗礼派政治宗教重建,是想克服改革的腐烂与败坏,美曰其名洗净瓶。其高度相当于最近几年贪官为了提高身体素质,减轻心里负担,保证健康,延长寿命纷纷入狱,没自由的监狱有序生活,让贪官精神和肉体双健康。我提议洗总设置官员任免的前置程序入狱一年,把监狱利用成为新党校。

  从一个政治的眼光来看, 意识形态与政治运作,就像谈恋爱与婚姻的关系,谈恋爱有着各种各样,而婚姻基本是同样的。反现代的帽子,本质上还是现代化进程,不要看意识形态,而要看实际上发生了什么。法西斯的意识形态很复古,可是干的事情,都是现代性的。

  任何一种政治思想只要掌权,都无法阻止权贵官僚集团在羽翼之下成形并且运转自己的逻辑。也就李代桃僵的。如基督教思想无法阻止僧侣集团的成形,孙中山无法阻止国民党成为官僚集团。在米歇尔斯的《政党铁律》有所涉猎。官僚集团会自己咬断与政治思想的脐带,仅仅作为口红或者化妆品。

  新浪微博“诺亚方舟Noah”说,一个政党一旦掌权,必然谋求其自身存在的合法性。几千年过去了,官总是与民相对的。当伟大耶稣创立基督教后,也同时造就了一个庞大的僧侣集团与其对立。从来治世民为天,政治家要挑战的,恰恰是世俗的绝对权力和庞大的官僚集团。

  任何时代再有能力的上头,都无法改变一个强大的官僚体系自身运转逻辑,例如汶川地震的官员,舟曲地震的官员会贪污。强大的官僚体系自身运转逻辑。权贵官僚集团有着自己形成独立运转不受外来政治理想支配的逻辑,那就是掌权和掠夺,它的本性禁止他们之外有着政治参与,它打击恐吓,或者用金钱美女转移民众的政治热情,把民众当猪,排斥在权力之外。完全拒绝民间政治。粉毛甚至粉土共都是政治参与,都是它不喜欢的,更别说三民主义。只要是政治参与或者在政治中显现在场,对他都是危险。他只希望民间别参与政治,即使支持他的,他也觉得烦,有着不确定性的危险,有着定时炸弹。

  中共发动内战夺权,49年之后政治永远是内战的延续,只有军政,没有外交,其政治核心利益,只有掌权抢钱,没有维护国家民族利益。 其军队外战不行内战行,从来没有打输对人民的战争。就喜欢搞阴谋论,搞狼外婆的故事,从而严严实实地控制民众,他们完完全全把政委当作了司令,唯一干的事情,就是对内控制的政治。

  只有在他们党组织之内,控制之内的才可以谈正确的,拥护他们的,党外无政治,教会之外无救恩,他们不允许的,拥护他们也不能谈,在刻意制造非政治化,并不是正确不正确,而是关键在于允许不允许。你们的脑筋为什么就转不归来呢,只要你不是他们一伙的,就不带你玩。

  除非你向党组织靠拢,得到领导的信任,才有得到既得利益的概率,可是加入组织获得信任是一个偶然事件,一个自己无法控制和把握的运气性事件,这样成了党组织的人,就是一种特权,一充幸运,一种天宠,也就是党妈妈成了命运的统治者,高高在上的赐予者。

  在49年之后,社会主义革命理想以及平等等革命理想,以政治文化或者政治宗教方式存在,并不存在于现实权力体系当中,这是等级与隔离体制。如雅安地震餐食先供应官兵与新闻媒体,与夺权战争时代先死士兵,改革时代让权贵先富裕起来,剧场大伙中领导先走,这是中共优良传统。在北朝鲜叫先军政治。在灾难死亡面前平等,格局被假装为了平等的等级体系打破,依附于权力活,没资格或不愿意者,死。目的与手段之间能南辕北辙到这个地步,实在佩服。

  也就是如果没有毛和文革,中共就特清楚是一个权贵官僚体系,从革命到掌权至今都是。毛又是这个的总舵主,又是反对者,搞乱了这种清晰认识。

  把49年红朝与王莽新朝比较起来是吻合。不管是用武装革命,还是阴谋夺权,都是篡权,其性质是一样的,其寿命也会是一样的短促。国父王莽拉着毛国父的手说 ,你们至少要活得翻翻。毛国父说,幸好有70大限没问题。

  毛泽东建立一套马克思反对的,需要强制性政治服从的政教合一,吏师合一,被认为提供了最高的组织化效率。这需要也需要有民族生死存亡的战争。如欧洲官僚体系正是依赖于国家的战争。组织化是政治之死 ,依赖于组织化效率完全是在危机状态中安全感的投射,因此只有在短暂的例外状态时刻内,可以巨大代价来凝聚人心,而会理解土崩瓦解,而且后来会过分的腐烂来“报复”高潮时刻,就像抗日战争之后的民国政府的通货膨胀与接收大员的腐败一样。

  任何关于高潮时刻的浪漫回忆,如文革,无法进入政治,变为制度,也因此毫无意义。最大的悲剧就是意图伦理,当谈政治的时候。对政治事务,用渴望来表达,用“我要”替代了“我能”,是非常败坏的事情。

  习近平薄熙来面对的局面,如新浪微博ForrestGump阿甘”说的:中国官场内部也形成了的形态。内部拒绝革新,任何地方的革新都会被其他人 部门批命阻拦。官僚系统已经非常成熟,下去一个旧的,上来的都往往是继任者的亲信。地方绑架中央,中央的令到达基层时已经沦为废话一堆。中央内部也互相矛盾重重,中央下的命令在自己内部都基本得不到太大反响。

  习近平影帝双管齐下,左右两边两手摸,试图最大的争取朝三暮四的猴子支持权贵官僚体系,把自己树立为绝对中立君主毛泽东神像里面的操纵者。这是薄熙来在重庆期待上位到北京的时候要干的。

  党的领导是个闹钟,钟摆左右摇摆,需要左的时候,向左,需要右的时候向右,怎么样搞好就怎么搞,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都是被搞的,东宫娘娘与西宫娘娘,想搞谁的时候,就翻谁的牌。从来没有倒退也没有进步,右派想右摆把闹钟摆破,相当于太监在外面心理替龙床上的皇帝使劲。

  左右派是“党的我们”的两种,互相厮杀的兄弟,互相厮杀的真理征服权力欲,在于两个方面,一个他们都真诚相信自己的真理,具有普遍意义,对方的是特殊的片面过时的坏的,另外一方如果他们路线对了,他们就可以参与权力分赃。从本质上说,他们都是毛主义的两个孩子。毛左毛右。

  就国家党诞生的目的而言,也是觉得民众及其代表机构,例如议会,太乱做不了事,没效率,于是在人民之上,空降一个人神。代替人民进行决断,人民闭嘴,必要的时候,让你说痛快一下过把瘾。就像撒尿,憋着,在特定时刻排放。

  全民党与国家党,作为调整利益冲突或者政治矛盾的中立性君主,这是一种做梦,这种语境与霍布斯时代君主遏制地方诸侯已经不同。全民党只会加剧利益冲突或者政治矛盾。不能用对中立性君主的浪漫回忆来解决问题。

  我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说:因为对习近平和中共而言已经没有路子可走,他说不走邪路,其实他没有脚,他连邪路都没法走,他只能抛出各种什么中国梦之类的东西。说中国梦就相当于癌症晚期、身体烂掉的人,他还要参加世界马拉松比赛获得冠军一样。”

  民间应该高傲地冷冷得瞧着,设置布局议题让她们入彀。不陪他们玩,让他们使劲谄媚民间,而不是抛个媚眼就喜出望外。超越左右,官方走向法西斯,民间走向宪政。要有民间主体性才能战胜法西斯化。

  国内殖民的法西斯主义

  我想到了一句话:薄是习的一字并肩王。薄是唱红打黑,习则是唱粉红打黑,没那么红,粉红是红中带白,白中有红,又红又白。

  薄志大才疏,又没有置之死地而后生之果断 ,文青一个注定抬不起来,他压根就没嵌入历史,滑了出去,风云流散。本质上搞的是官僚体制之内的口红,不大规模影响众人的生活,除了口头花花,没有大动作。已经是过去式了,薄的根基太浅了,贡献太小了。薄算出局了,在历史中出局了。

  薄要把自己写入青史的不世伟业梦 ,是以毛以范本,因为作为毛的精神养子觉得自己理所当然能超毛,进步的信仰无法让毛左毛右甘愿在毛的羽翼下,都想超越毛,踏过毛。太子党与官僚一样,认为掌握更高权力,伟业越大,结果一生在权力天梯上耗掉了。因此证明毛的伟业仅仅是掌握至上权力,而其革命精神外在于毛泽东的伟业。

  毛泽东是一个中学老师。毛所行,都是对国民党的放大,毫无自己的贡献。其革命理想,民国早有,成就不高于偏远山村中学老师,把外面的精彩告诉山民。

  政治本来就是很世俗的东西,打个比喻给你说明,就像老婆,是不是很世俗,可是当你是中学老师,没老婆,有点小文学,那你就会把“有老婆”写成美好的乌托邦,写出惊天动地的爱情。其实就是很世俗的事情。

  不陷入中学老师成为历史主体在场感中,以民族为历史主体,就会知道毛泽东毫无伟业。他说两个,第一个是发动内战叛乱夺权,是对民族的祸害,第二个文革,其成就不高于家暴的启蒙。我这么说,若毛在世,定会心有戚戚。他对自己的认识是导师,其形象定格在走在乡村小路的长衫老师。至于他在掌权之后,其获得无上权力,是使其不安,无法握在手中,如拿破仑说的命运使其生命成为悲剧。另外一个沈从文,灵魂在叛乱者与上天惩罚,城乡,丰富之糜烂于与古朴之间撕裂。

  塑造对历史人物的崇拜,就意味着隐秘的权力欲在作怪。在毛泽东身上的伟业感,是周刘官僚集团夺取权力而可以分赃的感恩戴德之投射和移情,与乡村山民被外来精彩青睐救赎了,是一样的道理,这里是类似基督教的权力政治宗教。毛赋予了他们历史主体性和在场感,与传销集团毫无二致。我看到共党中只要是的中学老师出身的,屁小的官,屁小的事,都在写传记,写自己在场感。当然,粪便中的虫,是很理解粪池的伟大。如著名哲学家海德格尔对他自己给哲学所设立的虚幻陷阱,就追求真理般的激情追求。

  柏拉图理想国是言语中的乌托邦,毛的伟业是言语中的伟业,海市蜃楼般的伟业。这只有神经病才认为是真的。就像一个基督徒自我受感了,就要把恩典和真理与人分享。所谓毛伟大成就不外乎让刘吸了海洛因,其认为的事实判断,不外乎吸毒之后的幻觉。毛是政治敌基督教东方耶稣。

  一定要把民国的剽窃为毛泽东的,那是为了证明自己是毛家的,自己的精神父亲毛泽东是伟大,因为他想伟大。通过把自己想伟大的权力意志投射到毛泽东身上,抬高毛泽东,从而让自己作为毛泽东的使徒,也伟大了,可以统治民众。

  只要49秩序不被民国压得粉碎,每一个人都主动被动活在毛泽东梦中,普天之下莫非毛土。如不是民国派,把心灵寄托于民国,那么肉身和心灵都是毛东的俘虏。所谓的进步,是毛作为猫手上玩弄老鼠的进步。对毛的超越否定,除了是青春叛逆激情外啥也不是,拓展了毛成为新毛。毛泽东叛逆其父,但还是成了新的毛泽东之父。

  国防大学政委刘亚洲上将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把中共与圣经摩西出埃及记联系在一起。在太子党眼里,毛是敌基督教主无疑了。 青春叛逆期的儿子,就会认为强大权威的父亲,又是高台桥梁,又是约束。这是毛泽东精神养子们对毛的心态,以毛为范本又要超越毛,因此进入粉红色法西斯阶段。倾听“毛泽东是东方耶稣”之说,耶稣对于基督徒,是通往上帝的中保桥梁,是上帝与子民之间的长子。太子党的生父,则或明或暗为太平天国诸王。对于某些红二代而言,毛才是他们的亲爹,他们只佩服毛一个。哪怕移民到了美国,还是佩服毛。

  历史上落后文明部落把文明国度雀巢鸠占之后一定把自己的鸠毒,落后的制度凌驾于被征服者身上,一开始带有原始军事禁欲质朴之风然后立即腐烂。如占了罗马的蛮族,占了中原的蒙古人与满清。山沟沟出来的中共亦同。并不是社会主义红色理想,而是“抢江山抢女人抢钱”黑色潜规则支配了49后权力运作。

  薄是红的,但重庆模式却是粉红的,混合薄熙来的红,与黄奇帆的新自由主义经济之白。会调色的,如果薄从重庆上位到北京,那同样会如习是粉红的。汪洋在粤看起来很白,一旦到京就抹口红。这是当下法西斯主义形式所决定的,不由具体的人。粉红色法西斯是当下专制的颜色与特征。

  粉红色是红的褪色,还是红色,邓小平是毛的小弟弟,还在毛如来掌心中。粉红色法西斯内在于毛主义,即使毛一辈子反对官僚,清除小资产属性病毒入侵,这二者还是毛主义的内在内容。如说毛是耶稣,那么粉红色则是新教主保罗,恢复毛为教主的旧政治宗教,说自己模仿耶稣,让众人模仿自己。后者才是重点关键。

  粉红法西斯建立崇拜对待毛,就像毛49后对待孙中山,成为打民众的棒子,迷惑民众的神主牌,其本人在这一些制约之外,对外不对内,不按照这些执行,走在利益最大化的特权之地。如此建立是用来容纳正当化自己的叛逆,并且把自己立在凌驾背叛众人之上,不受毛主义约束的一字并肩王位置。抬高自己,压下民众。

  中共发动夺权本来就是为了成为美国人,就是妒忌羡慕恨国民党与美国的奸情。 我相信是粉红法西斯为了变白,成为“美国白人”。搞红是为了把民众陷入猪圈中,抢了东西美白自己当富翁当上等人当美国人,粉红是为了自己随时随地可美白,而让民众一步步越来越红变黑,成为黑人。对中共的政治,一定要注意是:损人以利己。里外两层皮,不可混为一谈,谁的白,谁的红,分清楚。

  在权贵官僚那里,红是为了白,白花花的银子和白花花的大腿。在中产阶级那里,白是为了红,吃了骨头好让权贵官僚吃肉,挣了钱维护专制。在民众这里,政治贱民挨宰,只有被红被白,红的政治一进去,出来溜走白花花银子,白的银子一进去,就要出来溜走白花花的大腿。

  腾讯微博“东南”说,权贵视公权力为他们祖孙世代的战利品,他们的禁脔,是不容许任何外人插手染指的。这时他们祖父辈剪径心态的自然遗传。这块土地之上之下的一切都是他们私家之物,专擅长一切生杀予夺之权。他们是主人,我们是不允许有自尊有声音有情感的奴民、蚁民。

  太子党的有过的弑父情结,与超越父母的真理感,在习近平上台之后,终于被释放满足。在四五运动的天安门广场上,通过进化论证明自己优越于红色土匪父母,50年出生之后的太子党及其左派知识分子奴才,觉得理所当然在毛泽东的猪圈里面,这是一个不言自明的前提,他们在这个之上自我为义,并且教导下几代。他们觉得他们必然征服台湾,征服自由文明,把自己等同于中华的化身。当然他们唯一不知道的,就是他们仅仅玩偶山庄的偶玩。

  改革右派复杂一些,他们确实有冲出玩偶山庄的冲动,但是他们是用玩偶山庄的武功来冲击。他们的目标因为洗脑,认为民国格局不在了,同样认为自己是自由中华的化身,真理的代言人。地球跟随他们转动。

  神仙打架,百姓遭殃,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他们有着高高高在上,视我们民众为蝼蚁。我们是他们所有物,战利品,他们与西方人争奇斗艳,他们代表了我们的全部,包括生命和价值,

  50年后出生的四五一代,继承其叛贼父亲,很普遍地成为中华民国的精神上的他者。从根本上否定1949秩序,就是让他们成为虚空。

  民国当归

  民间挺毛反毛,并不是知识启蒙,或者好人恶魔的事情,而是当下面对改革的批判与否问题。不可以把政治问题,扭曲简化为知识问题或者道德问题。文革和毛泽东,仅仅作为改革的哈哈镜,来看待当下改革,一切围绕着当下改革展开,而与文革无关。

  改良就是纳粹,这已为历史经验。法西斯本来夹在共产主义与自由国度之间,共产主义变为后极权,就是法西斯主义。 腾讯微博“瘦痴”说,改革的苦难浩劫是毛的延续,底层从饿肚子的人变为圈养的猪,而精英群体从毛太祖以来就沒做过人。

  我在《最后晚餐或回光返照:太子党上台》中说,从98年的新左派,到后来的中国模式,到近一些年来的太子党思潮,是一个预备与出现的过程。前二者是习近平薄熙来等红二代的当政的思潮预备。当然你可以看到一种极权主义的原教旨道德的恢复。比较学术的表达,就是新社会主义传统。 在右翼思潮面前,再次确认了红色理想的原初面目。

  新社会主义传统与太子党上台之间勾勾搭搭。凡是支持中国模式的,都是大五毛。大五毛其实自由主义者四五一代的异形。1998年新左派的形成是先行一步,十年之后大量的自由主义者四五一代一步一步也滑了过去,接受了1998年新左派的重要观点。没有后改革釜底抽薪去掉“改革”,就无法避免:为了改革,一切基因突变都有可能。

  要彻底击败否定刘小枫的认贼做父,把毛泽东认作国父,就要民国当归。民国当归与刘小枫甘阳的新社会主义传统截然对立,轻轻一戳,就破了其黄俄气球。甘阳的通三统之说唯独掐掉中华民国,可见我的“民国当归”是解毒之药。

  刘小枫毛国父论遭到了极大的反对,绝大部分人基于毛的革命叛乱文革造成的苦难,一小部分基于49年秩序不成为国,也就是民国当归的立场。但是基于改革的苦难浩劫,来反对毛国父的立场不明显。比起改革施加于民众头上苦难,文革施加于精英头上的苦难,解恨,对民众有利,是更美好的社会想象物。底层毛粉不把毛当做国父,也反抗基于政教合一强制性伦理生活,有着社会本身出发的生活。不像刘小枫等新社会主义传统,太子党官僚知识分子体系的抹口红,才认为非领袖-官员独裁,才有和平秩序。他们的社会主义目标,投射在权力体系内,外在于,是个口红,钢铁机器上的红布,即使毛也不能使二位一体。

  为了拯救底层民众中的毛粉,必须把孙中山作为毛的老师抬出来,把民国的国家社会主义与民生抬出来压倒共伪国的国家资本主义与国内殖民,同时树立国家高于国父,把用诸国父的做法,以毒攻毒把国父之毒净化,上楼去梯,得鱼忘筌,也就是通过宪法崇拜万流归宗。国家是至高无上的,那是对想压倒国家的人说的。

  要么法西斯主义,要么基督教中华民国。我在民国诸国父的政治思想和民国之至今的民生政中找到一个国家社会主义,让人民受益的国家社会主义,与1949之后征收掠夺的国家资本主义的对立。

  未来方向不取决于主义,而取决于社经条件,就像魏玛民国向法西斯转化同样。如国有一个全面覆盖的保障,则和平转型可能。社经条件如经济危机不可能通过主义启蒙予以化解腾挪。要保守先吃饱。纠缠于恐惧和主义搏斗,而不关心社会经济条件,是愚蠢的,希特勒的诞生,与战后德国社会经济条件关系绝大。没有这个,就是一个小丑。处在社会经济条件恶劣中的人们,自然把自己美好期待,渴望投射在一个无能但会说大话的人身上,于是小丑就变成了救世主。

  所以要凤凰彩票平台抽取法西斯主义复活的社会经济条件,实行福利国家搞基本社会保障,如果社会问题和政治问题没有扭在一起,法西斯主义思潮的涌动,白搭用不着批判。如果社会问题没解决,没有这样思潮,也会自动产生。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中共今年第九號文件《關於當前意識形態領域情況的通報》,規定了「七不講」:不講普世價值、不講新聞自由、不講公民社會、不講公民權利、不講黨的歷史錯誤、不講權貴資產階級、不講司法獨立。「七不講」讓「中國夢」變成「豬圈夢」!但是,中共喉舌《解放軍日報》,本月21日之文〈中國夢的自信在哪裏〉,直接讓中共可以開除地球人球籍。文中提到:中國夢以信仰為魂、自覺為根……因為我們篤信「我們信仰的主義,乃是宇宙的真理」。

  「我們信仰的主義,乃是宇宙的真理」,乍一看,還以為是有人PS惡作劇,發現字字非虛後有人狂吐五個小時。這回步子邁得夠大,沒有摸着石頭過河,從「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一步到位成「我們信仰的主義,乃是宇宙的真理」。「萬惡的資本主義」只能在地球西邊偏安,朝鮮金胖子的「主體思想」只在太陽系適用,真正的宇宙真理掌握在中共手裏,有朝一日完全可以在火星建立黨支部,把上帝發展成黨員也不在話下。

  一號中共喉舌《人民日報》也不示弱,雄文〈黨性二字一旦說出來必石破天驚〉,如題真正「驚天地,泣鬼神」,將共產黨人奪取政權比作摩西帶領猶太民族逃出埃及,文中稱:摩西手中高舉的,是上帝賜與了魔力的神奇手杖;而人民那時跟着共產黨走,是因為那一代共產黨人,把「黨性」二字如火炬般高擎。

  猶太英雄摩西憑着堅定的信仰,帶領猶太人經歷千辛萬苦,將猶太人帶到「流着奶與蜜」的迦南地。而中國共產黨打着建立民主自由中國的旗號,踏着白骨堆奪取政權,整死餓死幾千萬人,到今天只有共產黨自己周圍都是「二奶和小蜜」。

  雄文將共產黨描敍成德蘭修女那樣的聖徒:「黨性」能迸發出神聖的力量,不是靠神仙皇帝,靠的是共產黨人「清修」般的信仰,靠的是人性與道德。依我看,中共的「黨性」,最神凤凰彩票网站奇的力量是官員只要聽話,貪污幾個億也沒關係。「黨性」讓黨員即便不是皇帝,也可以夜夜笙歌錦衣玉食;「黨性」,讓「清修」黨員的魔爪肆無忌憚的伸向未成年幼女;「黨性」出現的地方,家園被毀,房子被拆,冤獄坐穿,讓今天的中國「竇娥」遍地,民不聊生。在中國,黨性二字一說出來,人聽人厭,佛見佛愁,撒旦都要繞路「讓領導先走」。

  中共宣傳機器開足了馬力,為「中國夢」這條乾屍塗脂抹粉,目的就是美化專制獨裁,抵制民主憲政,對抗浩浩蕩蕩的世界潮流。官媒黨報滿紙荒唐言,把中共官員描畫的恍若天使。現在是中國五千年來最好的時候?最好的制度?「七不講」讓「中國夢」變成了「豬圈夢」!但你們還恬不知恥、自言自語地把「中國夢」吹噓成「天堂夢」。

  青青子吟

  自由撰稿人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美国副总统拜登5月13日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说,其中的敏感内容引起在场中国学生的不满。据媒体报道,该校中国学生已写信要求拜登做出 正式道歉,目前已有343人签名,信件将被呈递给校长,然后转交到拜登办公室。据媒体介绍,拜登在讲演中称中国是不能“另类思考”或不能“自由呼吸”的国 度,可这是事实真相吗?本文将揭示真相。不过我并非亲美人士,看过我美国游记的人都应该知道。

  biden凤凰彩票官网biden

  看到这则新闻的时候,我就对报道有所怀疑,拜登毕竟是美国的副总统,说话应该知道轻重。他比美国总统奥巴马大不少,更应该懂得人情世故,当初选举时让他和 奥巴马搭档,也有着与年轻气盛的奥巴马互补的意思。为此,我查阅了拜登讲话的原文,在他长达19分钟的讲演中,并没说过中国是不会另类思考或不能自由呼吸 的国度。拜登甚至提到了“中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度”,虽然他认为美国有许多中国没有的优秀制度和精神。

  China is a great nation, and we should hope for the continued expansion. But ladies and gentlemen, their problems are immense, and they lack much of what we have. We have the best universities in the world. We have a legal system that is open and fair. We have the most agile venture capital system in the world. We lead the world in innovation and technology, all for a simple basic reason. Steve Jobs, speaking at Stanford was asked by a young man “how can I be more like you, how I can become like you?” And Job famously answered: think different.You cannot think different in a nation where you cannot breath free. You cannot think different in a nation where you aren’t able to challenge orthodoxy, because change only comes from challenging orthodoxy.

  以上英文摘自拜登演讲的原文,为了便于大家阅读,我翻译了这段话:(1)中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度,我们应期待中国继续成长。但是,先生和女士们,中国的问题 很多,他们缺少我们所拥有的很多东西,如开放和公平的法律体系、充满活力的风险资本市场。(2)我们在创新和科技上领先于全世界,这一切皆源自一个简单和 根本的原因。乔布斯在斯坦福讲演时,曾有一个年轻人问他,怎样才能像你一样?乔布斯的经典回答是,以不同方式思考。在不能自由呼吸的国度里,你无法以不同 方式思考;在不能挑战正统观念的国度中,你也无法以不同方式思考;因为改变只来自于挑战正统观念。

  我将翻译出来的文字分为(1)(2)两部分,其中第一句话便是“中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度,我们应期待中国继续成长”,这表明拜登并没有故意抹黑中国的意思。 在(1)中拜登还说,中国有很多问题,中国缺少的恰是美国拥有的,并举出一些例子。把(1)中两句话连在一起看,就会发现副总统先生是在给美国学生打气: 中国虽然了不起,但他们也有问题,而我们能做得更好。这毕竟是美国大学的毕业典礼,这么说不算过分。

  真正把中国学生惹急了的是(2),副总统在谈创新思维时说,在“不能自由呼吸”和“不能挑战权威”的国度中“无法以不同方式思考”。虽然他没提中国,但在 场的一些中国学生却认为,副总统所说的“国度”指中国。结合上下文不难发现,副总统口中的“国度”可能并无所指,他只是用否定句来加强语气。例如“在不能 自由呼吸的国度里,你无法以不同方式思考”用肯定句来表达,便成了我们能以不同方式思考,因为美国能够自由呼吸,能够挑战权威。有趣的是中国的编辑还把 “挑战权威”抹掉了,是心虚吗:)

  将(1)(2)两部分一起读,能够明显感觉到副总统谈论的核心问题是“以不同方式思考”,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创新思维,这也很符合当时的演讲环境,大学是鼓 励创新思维的地方嘛。如果中国学生指责副总统含沙射影,还有那么点儿道理,但指责他批评中国就有些牵强了。难怪不少欧美电影中,亚洲人都是不苟言笑,很容 易被激怒,动不动就认为自己尊严被伤害了。

  拜登在演讲中也的确出现了“中国人正要吃我们的午餐”这句话,它刚好出现在本文给出的这段演讲词的前面。联系下文不难发现,副总统并不认为中国人抢了美国 人的午餐。因为他先说了这句话,然后说中国很伟大,再谈中国的问题,最后告诉大家美国依然领先世界,这不就是在否定这句话吗?也就是说,拜登认为中国人并 没有抢走美国人的午餐,美国人一招鲜吃遍天。

  搞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后,我依然想不明白一件事,那就是中国留学生的英文水平。第一个在中国媒体上谈论这件事的是中国留学生张天普,前文已经指出他的一 些理解过于偏激。后来我还发现,他在网上表示,拜登使用“nation”而非“country”让他感到气愤,因为nation指民族,country指 国家,拜登认为我们的民族有问题,而不是国家有问题。看到这里我彻底无语了,人家开头第一句都说了China is a great nation,难道你要翻译成“中国是一个伟大的民族”?这里nation指国度,将中国看作一个整体。

  我的英文其实不算很好,但我可以原谅我自己,因为我小时候没有那么好条件,电视里根本没有英文节目,也就是广播里有些英文频道。但这名学生就不同了,不仅 年轻,而且生活在美国。我记得李光耀曾经对中国的年轻人表示担忧,他认为下一代中国人变得高傲,从这件事看来,李光耀的确有远见。

  总的来说,我觉得中国留学生既然到了美国学习,就应该入乡随俗。不仅要学习美国的科学技术,也要学习他们的思考方式和美国精神。还要学会接受别人的批评,接受不同的价值观,何况人家说的也不是完全没道理。当然,也要学好英文。(作者:孤独川陵)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